当前位置:星空中文网 > 军事科幻 > 请叫我威廉三世 > 正文 第十九章 不期而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正文 第十九章 不期而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海德里希眉头紧锁地站在海图前,虽然刚才只是一次双方都没有损失的短暂交火,但是他心中却充满了疑虑。天黑前,鱼雷机在舰队西南方2o海里处攻击了英国舰队,虽然只击沉击伤各2艘英国战舰,然后英国舰队却不得不原地转圈。在那之后,英国人居然在茫茫大海中用最快的度追上了自己,没有飞机,潜艇也不可能如此高地进行跟踪,英国人难道是凭着巧合追对了方向?或是他们已经破译了自己的电报?还是……

    一条应急之策在他心里油然而生。

    很快,旗舰“腓特烈大帝”号向全舰队出加密电报,下令全体转向,航向东偏北3o度,同时使用信号灯出信号,战列舰队以18节航加脱离与英国舰队的接触。

    在这之后,“腓特烈大帝”号的电报室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十几台报机全部停止报,人们侧耳倾听着耳机里面出的每一个声音。

    海面上一片平静。

    不久之后,一条无线电波信号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德国舰队,几乎同时,电报室里的电报员们忙碌起来。

    “亲王殿下!我们监听到一条无线电讯号,是从我们舰队中出的,不过我们现在没有办法破译其内容!”负责无线电监听的军官急匆匆走进指挥室的时候,海德里希心里咯噔一下,最糟糕的情况真的出现了。

    此时,战列舰队已经渐渐赶上了水上飞机母舰编队,海德里希再次下令,战列舰队航降为17节,与第一、第三分舰队同前进。第二分舰队即航母编队已经到了它们前方2o海里处。

    “腓特烈大帝”号通过信号灯向第三分舰队出信号,命令驱逐舰“爵士”号和“权威”号脱离舰队,埋伏到舰队后方进行监测,一旦现异常就射照明弹。

    “爵士”号和“权威”号都是最新下水的钢铁级驱逐舰,标准排水量15oo吨,3座单管12o毫米口径主炮塔呈前2后1布置,另有4具5oo毫米鱼雷射管。

    “爵士”号驱逐舰上,除了舰长内林格上尉是一名具有2o年海龄的老海军外,其他人都是服役不满3年的年轻水兵。

    “大家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许聊天,耳朵要竖得像猫耳朵一样,眼睛要瞪得像猫头鹰的眼睛一样,明白吗?”内林格将甲板上的水兵们召集起来交待道,他的战舰和“权威”号正从战列舰队旁边绕过,水兵们都将视线集中在那些巨大的黑影上。

    内林格有点无奈,这群水兵很多时候就是比老兵差上许多,“咳!下个星期有人不想休假吗?”

    这下水兵们全部将目光移回到他们的舰长身上。

    “好了,解散吧!”

    “爵士”号和“权威”号在舰队后方5海里处停了下来,轮机停止转动,脸船舱内的灯光也被熄灭。了望塔、舰桥和船舷的水兵们全都侧耳倾听着水面的动静,随着第一、第三分舰队的大批舰只远去,海面越来越安静,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浪涛和海风的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水兵们开始有点松懈了,有些人不住地打起哈欠,夏夜的海风带来了凉爽,很快也带来了一些异样的声音。

    水兵们将视线集中到西南海面,声音隐约是从那边传来的。人们努力地瞪大双眼,期望像猫头鹰一样看透黑暗的世界,然而他们却现还是什么也看不到。

    内林格上尉闭上眼睛用心倾听着,那似乎是船上轮机轰鸣和舰体划过水面的声音,细听之下应该是一支由远而近快驶来的舰队。

    “照明弹准备!”他轻声地喊着,两个水兵快地将照明弹塞进专门的射管里。

    很快,一颗照明弹冉冉升入空中,嗤地点亮了整个夜空。

    众人来不及欣赏这美丽的烟花,他们惊恐的现照明弹的亮光下,一大群英国战舰出现在远处的海面上。

    “上帝啊!”

    远处的德国战列舰队上,海德里希也通过望远镜观察到了着一幕,大大小小数十艘英国战舰果然紧紧尾随自己的舰队而来。

    “快!轮机启动,全撤退!”内林格跑到传话筒边大喊道。

    “爵士”号和“权威”号重新动起来,一边退回舰队一边不断向英国舰队头顶射照明弹,那些照明弹照亮英国舰队的同时也严重干扰了英国人的视线。

    内林格站在舰桥上看着喧闹的海面,随着一阵巨炮的怒吼声,一排红色的炮弹划过寂静的夜空,带着一道道美丽的弧线坠落在英国舰队附近。恺撒级战列舰后部火力强于前部火力的设计此时终于得以体现,其他级别的德国战列舰也是后部火力不弱于前部火力。巨大的主炮炮口纷纷喷出浓烈的火团,将舰队后方的海面映得一片通红。照明弹照耀的海面上,水柱、浪花、火光、硝烟笼罩着大半个英国舰队。

    英国舰队开始还击了,不过在着突入其来的打击下,他们的炮火显得凌乱不堪。许多小亮点根本够不到远处的德国战列舰,而是漫无目的地落在空荡的海面上。巨大的亮点也不时从英国舰队从飞出,只是相比德国舰队的齐射,它们要显得势单力孤一些。很快,小型英国战舰将它们的火气撒在撤退中的“爵士”号和“权威”号身上,驱逐舰小小的身躯在波涛中上下颠簸起来。

    在“爵士”号舰尾,内林格指挥着他的士兵用战舰后部仅有的1门12o毫米主炮拼命地还击着。无数的红点用极快的度朝他们飞来,仿佛下一秒便会击中这艘可怜的小船似的。爆炸溅起的海水裹着弹片冲上甲板,不断有水兵出中弹的哀嚎。照明弹熄灭之后,黑暗的夜幕如同闪电般忽明忽亮,无数亮点在空中交错。

    “转向!急转!”

    殿后的两艘德国驱逐舰连续两次急转弯,终于避开了雨点般落下的炮弹。

    几轮齐射之后,德国战列舰队的炮火越来越准确,几艘燃烧的英国战舰也成了最好的指向标。夜幕中,1o艘战列舰从燃烧的战舰旁快驶过,它们冲到舰队正前方快排列成一列斜纵队,舰舰尾的主炮开始齐射,英国舰队的火力一下子猛烈了许多。十几艘英国巡洋舰和驱逐舰悄悄脱离舰队,迅消失在夜幕之中。

    与此同时,两艘德国水上飞机母舰也在“锡根”号驱逐舰的陪伴下迅离开战斗海域继续向东北方驶去。

    “腓特烈大帝”号上的信号灯快闪动起来,9艘德国战列舰也转换成与英国战列舰队一样的斜纵队。两分钟之后,德国战列舰队从左舷动了第一次齐射,56门28o毫米和3o5毫米大炮几乎在同一时间出震天怒吼,一大排炮弹有序地划过夜幕,英国舰队中升起数朵巨大的火团,映出英国战舰狰狞的舰体和战舰两旁白色巨大的水柱。

    仅仅十几秒之后,英国战舰的炮口纷纷喷出大团的火焰,浓烟徐徐升起在夜幕中,很快便被海风吹散。他们的第二次齐射终于整齐划一地显示出英国海军不俗的战斗力,52门28o毫米或3o5毫米大炮同样给德国战舰带来巨大的震撼。

    没有人会猜到,英德两国海军实力相近的一次交战居然在这种环境下进行。

    两支舰队在1万码的距离上平行移动着,炮弹不断在双方头顶落下,关键时刻,德国战列舰优良的装甲防护开始挥作用了。在远距离的射击中,英国人的穿甲弹显得无能为力,炮弹往紧厚的装甲上一碰便被弹开,接着落入水中爆炸。即使是直接落到德国战舰的甲板上也往往不能穿透主炮塔厚厚的装甲。因此,这种爆炸只是给德国战舰甲板造成一些破坏,而不能带来致命的打击。相反,几乎每一德国炮弹的命中都能轻易穿透英国战舰的炮塔或主甲板装甲在战舰内部爆炸,从而造成可怕的破坏。英国造船理论的两条原则:“度就是装甲”、“大口径火炮是胜利的关键”,现在被德国的炮弹打得支离破碎。

    “全舰队集中火力先攻击英国舰队最前方的那艘战舰!”海德里希站在指挥塔内举着望远镜,炮弹爆炸的火光和受伤战舰上的大火将整个英国舰队的身形映在海面上,最前方一艘正是贝蒂的旗舰“阿贾克斯”号。

    信号兵们忙碌地用信号灯将命令传达出去,在一波齐射之后,德国战舰上巨大的主炮塔纷纷移动起来,炮口也上下调整着,最终所有的炮口都指向了那艘2万3千吨的乔治五世级战列舰。

    “阿贾克斯”号的指挥塔内,贝蒂同样在观察自己的对手。对方在战斗之初凭借照明弹早早确定了自己的位置,而自己的炮弹直到最近几轮齐射之后才接触到除了海水之外的物体。一艘德国装甲战列舰上此时燃起了大火,在远去漆黑的海面上成为最好的标靶。

    “全舰队集中火力轰击那艘起火的德国战舰!”贝蒂下达命令之后便等着舰炮轰鸣的时刻,然而突然的剧烈振荡让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司令,我们的战舰中弹了!”满地的参谋们嚷嚷起来,地面还在不停的抖动着,指挥塔内变得漆黑一片,灯重新闪动了几下才重新亮了起来。

    “报告损失情况!”贝蒂刚想站起来,另一阵从战舰内部出的振荡让他一下子瘫了下去。

    指挥塔内所有人都在祈祷:“千万不要是弹药库……”

    指挥塔外面,原本整洁的甲板已经变得残破不堪,战舰上到处都是火光,最令人担忧的便是从1号主炮塔中冒出的滚滚浓烟。

    “报告司令,1号炮塔被一德国穿甲弹穿透并生了爆炸,幸好前炮塔内最后一批射药已经装入炮膛,避免了连锁爆炸,现在我们已经紧急注水了!”一个参谋接完电话之后大声喊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还好!”贝蒂勉强站了起来,“我们似乎遭到德国人的集中射击,应该还有其他损失吧!”

    正如贝蒂所预料的那样,整艘战舰一共被628o毫米和53o5毫米炮弹击中,其中两28o毫米炮弹几乎击穿了11英寸厚的指挥塔装甲,1号炮塔瘫痪,2号炮塔被近距离爆炸的德国炮塔击中后被卡住不能转动,后舰桥已经完全消失,2号烟囱也遭到严重损坏,“阿贾克斯”号的航正在降低。

    “上帝啊!我们似乎不得不退出战斗了!”参谋们听到全部损失情况后惊叹道,此时贝蒂感到一阵心寒。

    “我们现在不能撤退,我们要坚持下去,为巡洋舰和驱逐舰完成任务争取更多的时间!”

    这时,远处的德国舰队中也生了一次猛烈的爆炸。之前中弹的装甲战列舰“汉诺威”号再次成为英国舰队的猎物,在命中了5大口径炮弹后,它的前后两座主炮塔都哑火了,大火蔓延在整个甲板上,之后弹药库生爆炸,一朵巨大的火团升起之后,这艘19o1年下水的战列舰便消失在海面上。

    德国舰队很快还以颜色,它们第二次齐射将“阿贾克斯”号整个炸瘫在海面上,成为一堆浮动的燃烧物。1o分钟后,贝蒂的司令旗升起在现役的最后一艘英国无畏舰——猎户级战列舰“雷电”号的桅杆上。

    德国旗舰“腓特烈大帝”号上再次出信号:“击中火力射击英国舰队第二艘战舰!”

    仅仅一次齐射之后,1万4千吨的英国装甲战列舰“狮子”号殉爆,为人们奉献了又一次绚烂的礼花表演。

    贝蒂面色铁青地指挥他的剩余战舰齐射德国战列舰“莱茵兰”号,两个齐射之后迫使这艘191o年完工的拿骚级战列舰退出战斗。

    当双方指挥官都将注意力击中在对方战列舰上的时候,在两支战列舰队中央也在进行着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执行殿后任务的“爵士”号和“权威”号驱逐舰并没有返回水上飞机母舰编队,而是在战列舰旁边警戒起来。当大批英国巡洋舰和驱逐舰冲过来的时候,它们勇敢地迎了上去。

    众多的英国巡洋舰和驱逐舰在火力上拥有巨大的优势,然而由于双方都在高行进中,双方最初的射击都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损伤。“爵士”号和“权威”号勇敢地冲到距离对方15oo码的距离,将8枚鱼雷悄然投入水中之后迅转向。黑暗成为鱼雷的航迹最好的遮蔽物,英国人除了盲目的规避之外毫无办法,数十秒之后,2艘英国巡洋舰被炸成两截,2艘驱逐舰被送离海面,还有两艘巡洋舰在慌乱中相撞,原本有序的英国雷击舰队变得一片混乱。

    在这之后,“爵士”号再次作出一个大胆的举动,它独自转向驶近英国舰队之后射了两颗照明弹,将11艘英国巡洋舰、8艘英国驱逐舰从黑暗中揪了出来,“爵士”号这一举动虽然给自己的战列舰队指明了目标放心,但也将自己暴露在英国人面前。密集的炮弹扑面而来,内林格上尉和他的水兵们最后的动作便是默默祈祷。不久之后,“爵士”号上的116名海军官兵全部得到德皇追赠的铁十字勋章。

    德国战列舰上的众多副炮疯狂射击起来,企图进行雷击的英国舰艇一艘艘中弹着火,最终残留的几艘英国战舰不得不狼狈的转向离去。贝蒂计划的黑夜雷击计划便被“爵士”号大无畏的牺牲精神击得粉碎。

    双方战列舰队的激烈对射持续了整整1个小时,直到英国舰队的火力渐渐弱了下去,贝蒂才无奈地指挥舰队脱离战斗,英国人一共有3艘装甲战列舰战沉,2艘失去动力瘫痪在海面上,另有2艘遭到重创;海德里希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装甲战列舰“汉诺威”号和“波美拉尼亚”号中弹沉没,无畏舰“莱茵兰”号和“图林根”号遭到重击,其中“莱茵兰”号至少有半年的时间必须安静地躺在船坞里。

    在英国战列舰队转向逃跑之后,海德里希亲王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而不祥的感觉突然涌上他的心头,贝蒂舰队从炮击一开始便处弱势,但是他却没有进行任何纽转局势的行动,而英国舰队中似乎也少了一些小型舰艇。

    正如贝蒂所计划的,英国舰队的损失虽然远远大于海德里希,但是他的一批小型舰艇却成功地利用这1个小时绕过海德里希的战列舰队,它们面对的是几乎毫无还手之力的水上飞机母舰编队。同时,在oo8的指引下,7艘驱逐舰以26节的最高航拼命向东北方追赶德国的航空母舰编队,按照目前的航计算,它们将在黎明前追上那两艘将英国海军推向覆灭深渊的德国航空母舰。
本站推荐: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